xml地图|网站地图|网站标签 [设为首页] [加入收藏]

新一轮土地流转 水产养殖发展又一契机

  
土地流转加速是当前农村出现的一个重要动向,这既反映了农村生产力重新调整的客观属性,也折射了农村“第二次飞跃”的阶段性特征。从基层调查情况看,土地流转主体增多、范围扩大、速度加快,土地用途出现“非粮化”趋势。
对于新一轮土地流转中的“非粮化”冲动,有关专家认为,目前农户对农户流转的土地基本还是用来种粮食,但农户对协会、农户对企业、农户对种养殖大户的流转,多数出现了土地“非粮化”趋势,并且这一趋势还会加快。目前对粮食安全尚未构成实质性影响,但这个苗头要给予重视。
农民流转意愿增强
“一年一变样,三年肯定大变样”。不少基层干部这样描述农村土地流转的发展趋势。记者在苏皖农村调研,切实感受到了土地流转的速度。从江苏连云港、泰州、苏州、无锡及安徽阜阳、颖上等市县的统计数字中就可窥一斑:连云港东海县是江苏第二产粮大县,全县耕地面积169万亩,目前公开流转的土地5.5万亩,农民私下流转10万亩,总计15.5万亩,占比为9%;泰州各县区的土地流转平均比例为8%,两年前是4%;至2007年底,无锡市农用土地流转面积达59.08万亩,占耕地总面积的35.6%;安徽阜阳市土地流转面积61.1万亩,占耕地面积的7.1%;颖上县共流转土地11.2万亩,占耕地总面积的8.1%。
总体上看,传统农区的土地流转比例低一些,而工业化较快的沿海地区,土地流转比例则大幅度提高。不少地方政府为了扩大规模高效农业的比例,出台一些政策鼓励土地流转,农民则在比较利益的驱使下流转意愿增强。记者随机走访了15户农民,七户已经进行了土地流转,每亩收益500元到700元不等。
江苏省第一产粮大市兴化市的周庄镇62岁农民吕官玉算了一笔账:家里共有10亩地,其中5亩地流转给了兴化市禽业有限公司,每亩流转费500元,年收益2500元;另5亩地种一季水稻,每亩效益400元,共计2000元;自己在企业打工每月1200元,年底还有500元奖金,计1.49万元。吕官玉说,他家在10亩地上的直接和间接(打工工资)收入共1.94万元,如全种水稻,一年收入只有4000元。
土地流转有五种类型
土地流转进程中,政府包括村级组织、农户、种养殖大户、龙头企业都在扮演着各自的推动角色。政府的导向很管用,张家港市2006年出台了“土地流出农户每年每亩财政补贴300元”的政策,大大刺激了农户土地流转的热情,土地流转比例一年提高了8个百分点。安徽省一些地方也出台优先安排就业等优惠政策,推动土地流转规模扩大。
接收土地流转的主体也发生了变化。无锡市农办副主任周士良说,农村土地流转已转变为多方参与,以无锡为例,土地流转给种养大户的有21.3万亩,占36.1%;其次是流转给镇村的有20.8万亩,占35.3%;农户之间流转的有10.3万亩,占17.6%;流转给企业的有6.5万亩,占11%。
从苏皖两省土地流转的总体情况看,有五种流转类型:一是“农户+农户”,有些农户因外出务工或者从事二三产业,将部分或全部土地转包或租赁给其他农户,或交给亲朋代耕,无偿或收取一定费用,这种现象比较普遍;二是“农户+种养殖大户”,农户把土地租给种养殖大户,收取固定租金;三是“农户+龙头企业”,龙头企业为发展基地,需租用农民成片土地,由企业付租金;四是“农户+村委会”,农户自愿把土地交给村里统一耕作,或自愿委托村委会把土地租赁出去;五是“农村能人+专业协会(合作社)+农户”,能人大户牵头组建专业协会或合作社后,租用农户土地,实行产供销一体化管理。
农民收益需留“活口子”
土地经营权是农民获得利益的一个重要渠道,在传统农业地区甚至是惟一手段。但在新一轮土地流转中,农民的收益权出现了“低位固化”现象,即用流转合同把每亩收益固定在一个较低的水平上,有的合同长达20年。
综合江苏、安徽多个接受采访的地区看,目前土地流转的每亩费用大致在350元至900元之间,少数地区突破了1000元。土地的用途不一样,流转费有差异。记者在位于锡山区的无锡现代农业博览园看到,这里有10个现代农业园,由于每个园的用途不一样,流转费也有较大差距。在水稻园区,8000亩水稻田流转给了8个大户,土地流转费用是每亩350元,其他经济作物园,土地流转费是每亩800元,其中高科技花卉园的土地流转费是每亩900元。
“现在土地流转费不是谈判谈出来的,基本上是比照种粮的效益来定的。用这种办法,农民基本说不上话,只能单向接受。”一些人士直言不讳地说。记者采访发现,现在土地流转年限短则一年,多则五六年,少数十年以上;利益分配模式基本采用保底流转费的做法,部分采用“保底流转费+分红”的模式,零星的有土地入股收益的办法。由于分配模式缺少“叫价”“竞价”环节,农民处在了土地流转收益的末梢,与流转公司、种养殖大户之间未能建立起合理的利益分配机制,出现了“农户得利过小、流转公司(大户)得利过大”的利益格局。
原江苏省委农工部部长、资深“三农”问题专家吴镕说,目前的流转利益分配模式,农民是默认的。但随着土地要素、粮食产品等价格上涨,农民的意识会觉醒,到那时可能出现新的利益纷争,所以土地流转机制上,要留给农民分享利益增长的“活口子”。
 

  

第一页 12下一页最后一页

本文由玻璃钢养鱼池_专业水产饲养技术,灾病防治_虾蟹鱼信息网发布于行业新闻,转载请注明出处:新一轮土地流转 水产养殖发展又一契机

TAG标签: 行业新闻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